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道门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339|回复: 0

《入药镜》小考

[复制链接]

77

主题

83

帖子

52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24
发表于 2022-12-27 10:36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《入药镜》小考
无始洞 述
《入药镜》,亦称《药镜》,崔公所作,为丹经要籍,宗之者众。然其流变,少有问津。现略作考证,小辨其源流。虽然不关实修,也希望能辅翼学人,以供同好。
一,所见诸本。
《道藏》收录及见引之《入药镜》,凡九种。书目如下:
1、《西山群仙会真记》卷四引《入药镜》本,简称会真本。
2、《道枢》卷三至游子所见《药镜》本,简称容成本。
3、《道枢》卷三十七《入药镜上篇》,简称入药镜上本。
4、《道枢》卷三十七《入药镜中篇》,简称入药镜中本。
5、《道枢》卷三十八引《入药镜》本,简称会真别本。
6、《丹房须知》、《渔庄邂逅录》引崔公《入药镜》本,简称吴本。
7、《入药镜笺》本,简称夏本。
8、《修真十书》卷十三《解注崔公入药镜》本,简称三言体本。
9、《修真十书》卷二十一《天元入药镜》本,简称天元本。
诸本略考如下:
1、会真本与会真别本。
《道枢》会真篇与《西山群仙会真记》为同书之异本,文字略有异同。故会真本与会真别本实为一种。
会真本《入药镜》所引文字如下:
《入药镜》曰:肾中生气,气中暗藏真一之水,名曰阴虎。心中生液,液中暗藏正阳之气,名曰阳龙。龙虎非肝肺也,乃玄之又玄,知之修炼,而为圣人。

引文前有吕公诗:
吕公曰:因看崔公入药镜,令人心地转分明。阳龙言向离中出,阴虎还于坎上生。二物会时为道本,五方行尽得丹名。修真上士如知此,定跨赤龙归玉京。

会真别本《入药镜》所引文字如下:
《药镜》曰:肾之中生气,气之中暗藏真一之水,是为阴虎,生于坎者也。心之中生液,液之中暗藏正阳之气,是为阳龙,生于离者也。故龙者,非肝也。虎者,非肺也。然孰能达交会之时,悟采取之法乎?

其前引之诗,称纯阳子曰,其文为:
纯阳子曰:因看崔公入药镜,令人心地转分明。阳龙言向离中出,阴虎还于坎上生。二物会时为道本,五方行尽得丹名。修真上士如知此,定跨赤龙归玉京。

考此两本《入药镜》所言,与《钟吕传道集》颇相类。
2、容成本。
此本未得见原文,仅曾慥之转述,可以大概而知其要。曾氏之语如下:
至游子曰:吾尝得崔公《药镜》之书,言御女之战,客主恍惚,则同识不同意,同邪不同积,同交不同体,同体不同交,是为对境不动者也。夫能内外神交,而体不动,得性之道也。动则神去性衰矣。不染不著,则留其元物,使气定神住,和合成形,入于中宫,煅去其阴,而存其阳焉。红雪者,血海之真物,本所以成人者也,在于子宫。其为阳气,出则为血,若龟入时,俟其运出而情动,则龟转其颈,闭气饮之,而用搐引焉。气定神合,则气入于关,以辘轳河车,挽之升于昆仑,朝于金阙,入于丹田,而复成丹矣。

曾慥已疑其伪,谓:
至游子曰:崔公果为是言哉?
又谓:
至游子曰:崔公之道,昔吕洞宾得之以为心地益明。则崔公不宜为此疵而不醇者也,其亦方士所讬而行者欤?
谅此本当非金丹正道,不足论。然而可以寻见宗此术者依附丹经,怪为异说之迹。
3、入药镜上本。
此本文字在诸本中,最为繁富,篇首有曾慥小注提要十六字:
三章之妙,归于存神。俱录其辞,各赜其真。
考此本精义时出,实为不可多得之丹道要典,当专文讨论。
4、入药镜中本。
此本为曾慥辑要而成,其篇首言:
至游子曰:吾得崔公之书二焉,皆言元气者,铅汞也。炼之九转,斯成仙矣。
然考此所论十六条,颇言龙虎铅汞,多比喻,迥异于入药镜上本。又入药镜中篇末纯阳子曰一段,当属卷九纯阳篇之文,误编也。参见《入药镜中篇》
5、吴本。
《丹房须知》、《渔庄邂逅录》,二书为南宋吴悮著,明炉火外丹之术。《丹房须知》沐浴十八引崔公《入药镜》语,其文如下:
崔公《入药镜》云:研龙使如粉,吸虎自相当。
《渔庄邂逅录》第四:
《药镜》云:赤龙乾之德,白虎亦如常。研龙使如粉,吸虎自相当。

考此本以《入药镜》所言为炉火事。
6、夏本。
《入药镜笺》,夏宗禹著,已佚。宗禹字元鼎,号云峰,南宋人,与真德秀同时。夏氏复著有《黄帝阴符经讲义》、《紫阳真人悟真篇讲义》二书,皆收入《道藏》。其《黄帝阴符经讲义》附有云峰《入药镜笺》序及云峰自序,当为《入药镜笺》之佚文,辑者编入《讲义》之后。此笺本《入药镜》虽不能得见,而于云峰自序中,略可征窥一二。其序文如下:
“动乱为业根,静定为药镜”,此崔公之法言也。岂非以人之有生,四大假合,涕唾精津血气液,无非阴邪?酒色名利贪嗔痴,无非纷扰?惟一药镜之静定能摄伏之。何谓药?丹砂木精,得金乃并是也。何谓镜?灵明真觉,回光返照是也。故圣人以神道设教,以日月为易。仙道以神明为宗,以日月为丹。释氏之杖挑日月,宗性传灯者,皆是物也。崔公慈悲接物,善于托喻。故吕洞宾谓:“因看崔公《入药镜》,令人心地转分明”,信为天人之师也。予三阅藏教,凡得《药镜》七本,其文各不同。此经总二百四十三字,言简理当,如《太上》之秘奥,《春秋》之正经,微显阐幽,探赜索隐,靡有余义,真金丹之枢辖也。偶菖节,过八宝,憩于彭忠甫左塾,因其灶香问道,谩为下一注脚,以贻当世明眼君子。并寄豫章灵源子胡季辙,天台元漠子王和甫,皆学仙弟子也。

据首句“动乱为业根,静定为药镜”,夏氏说为崔公之言,则当为所笺之《入药镜》本文。夏氏笺本总二百四十三字。
又夏氏《紫阳真人悟真篇讲义》卷一引《药镜》文如下:
《药镜》曰:从缘得至真,能显化通神。

当亦为《入药镜笺》之本文。据此共辑得夏本《入药镜》共二十字。
7、三言体本。
首见于《修真十书》卷十三《解注崔公入药镜》,萧廷芝注,为萧氏《金丹大成集》之一种。其本文三言一句,共八十二句二百四十六字。萧氏后,元末明初道士混然子复有《崔公入药镜注解》,收入《道藏》。此本全文如下:
先天炁,后天气,得之者,常似醉。
日有合,月有合,穷戊己,定庚甲。
上鹊桥,下鹊桥,天应星,地应潮。
起巽风,运坤火,入黄房,成至宝。
水怕干,火怕寒,差毫发,不成丹。
铅龙升,汞虎降,驱二物,勿纵放。
产在坤,种在乾,但至诚,法自然。
盗天地,夺造化,攒五行,会八卦。
水真水,火真火,水火交,永不老。
水能流,火能焰,在身中,自可验。
是性命,非神炁,水乡铅,只一味。
归根窍,复命关,贯尾闾,通泥丸。
真橐龠,真鼎炉,无中有,有中无。
托黄婆,媒姹女,轻轻地,默默举。
一日内,十二时,意所到,皆可为。
饮刀圭,窥天巧,辨朔望,知昏晓。
识浮沉,明主客,要聚会,莫间隔。
采药时,调火功,受炁吉,防成凶。
火候足,莫伤丹,天地灵,造化悭。
初结胎,看本命,终脱胎,看四正。
密密行,句句应。

此本了真子《解注》、混然子《注解》及诸家征引均不见异文。三言体本亦为现之通行本。
8、天元本。
《天元入药镜》,见《修真十书》卷二十一,崔真人希范述,末署至一真人崔希范述。文前有小序:
余少游云水,曾遇至人论养生之术,修龙虎之要,须知三川福地,异境灵坛。苦历烟霞,巡诸圣迹。每将接道之侣,互认必同。余虽未亲鼎炉,略启玄奥,撰天元之秘法,显龙虎之妙道,铅汞之根源,好道同流辛垂一览。
考此本内容,甚可取法,唯其序与其文,颇有轩轾,存疑难释。篇题天元之语,于序中可见,谓其文乃述天元秘法。然寻正文,则未有所谓天元之法。又序中迭称龙虎,而于文中一无所见。此皆序与文不相应之处。篇末署唐庚子年,别无参考,未知其当。参见《天元入药镜》
二、文献之印证。
1、林自然《长生指要篇》第三:
散神光,逐万物,凡夫所为也。圣人随觉随复,亦如太阳返本归元也。崔公《入药镜》即此为镜也。故云:天地造化,悉聚于日月。人之造化,悉聚于本元。
按此引文,其义颇合于入药镜上本,神光、本元之语,均见于《入药镜上篇》。故知林自然所见之《入药镜》,当为入药镜上本。
2、《渔庄邂逅录》第五:
崔公云:干汞勾,湿汞溜,无不住。
又:
崔公云:亦谓之龙胎大药,为其土中已炼丹体,如子之在母胎也。
按吴悮于其所著书,曾引崔公《入药镜》之文,上引崔公云两条,或亦著吴本《入药镜》有关。
3、《修真十书》卷二十一《西岳窦先生修真指南》:
故崔公以眼为镜要,得之五力。
按此言正与《入药镜上篇》之文相应,西岳窦先生所见《入药镜》,当即入药镜上本无疑。
4、《修真十书》卷二十三《渔家傲》二:
神是性兮气是命,神不外驰气自定。幸有崔公入药镜,如究竟,全真固蒂归根静。主客内明方外应,灵台桀发天光莹。两个壶中一片景,急修省,莫待临渴去掘井。
按此泀当为曾慥之作,与入药镜上篇对看,可谓句句相应,可谓入药镜上篇之精要。
5、《修真十书》卷二十七《悟真篇》绝句上二十七叶士表注言:
昔崔翁授吕真人以《天元入药镜》,是必令究其火功,学者当宜尽心。
按此言崔翁援吕真人,当即会真本《入药镜》,而称《天元入药镜》。
6、会真本《入药镜》引文前之吕公诗,与天元本篇末所附内丹图之内文相同,二者当有联系。
7、《道枢》卷十三《指玄篇》云:
纯阳子曰:吾得子崔子[名希范]之言,而后知龙阳也,出乎离,虎阴也,生乎坎,二者会而为道本焉。
按此文即会真本《入药镜》文前吕公诗之转写也。
8、夏本有“动乱为业根,静定为药镜”之言,能当此语者,非《入药镜上篇》莫属。且二者皆颇具佛理,其神已似,则夏氏所注之本,或即至游所谓三章之辞也。
9、《道枢》卷五有轩辕问篇,录轩辕问子崔子之辞。考其文意,与《入药镜上篇》、《天元入药镜》之正文,多有相通之处,或为崔公之言教欤?
10、夏元鼎编吕岩《金丹诗诀》下卷长短句五首之西江月:
道在虚无一炁,生天生地生人。都来些子气精神,总是玄门捷径。
龙咬南山汞髓,虎吞北海铅精。依时交媾大丹成,火候全凭《药镜》。
词意亦以《药镜》言火候,与叶说正同。
三、失考之版本。
1、储华谷注本。
俞琰席上腐谈卷下云储华谷有入药镜注,然考道书,已无片言只语及之,难以窥测,列为失考。俞氏之文云:
《入药镜》乃白鹤山崔带范所作。吕洞宾诗云:因看崔公入药镜,令人心地转分明。夏云峰、储华谷、萧了真皆有注。
又云:
华谷子储泳解《阴符经》、《参同》、《药镜》、《悟真篇》四书。
按储泳,号华谷子,南宋词人,好道,颇阅丹经。《道藏》若中收储华谷注《周易参同契》,应乎俞琰之言。
四、综考
1、关于入药镜上本。
《入药镜上篇》之三章。入药镜上篇十六字提要称“三章之妙,归于存神”,所谓三章,系指入药镜上本《入药镜》之原文分为三章,考直斋解题、宋史艺文著录崔公《入药镜》皆为三卷,或即当此三章之数。上篇称崔公曰之处,亦恰有三,或即三章之分际。
入药镜上本,当为早期丹经之显要者,为林自然、西岳窦先生所引述,至游子列为上篇,复填词以赞。夏本文句,天元本正文,俱与此本相应。故知入药镜上本至迟于南宋时,为诸本之流传最广、影响最大者。
2、关于是否存在《入药镜下篇》。
入药镜中篇首句至游子自言见崔公之书二焉,所称之崔公书,当指至游子所见之入药镜的两种本子。设非如此,则此言之崔公书,当为泛指崔公所著之书,其一当为入药镜,另则为他书。然即以《入药镜》名篇,当非论他书。上中二篇已当二焉之数,则《入药镜中篇》或当为《入药镜下篇》,而误于编刻之手。
3、关于天元本与入药镜中本。
前已考见,天元本之正文,未及天元、龙虎,是可疑也。考入药镜中本之其十五云:
收金采玉,籍天元阳火,交加以炼之。
言天元,又称为火,合于叶士表火功之语。且全篇十六条数言龙虎,与天元本之小序相应。故以入药镜中本之文,并乎天元本之序及附图,大略可得《天元入药镜》之全。天元本之正文,或为入药镜上本之别本。
4、关于天元本与会真本。
吕公之诗句,见于天元本末之图,则二者不得无涉,且叶士表正言吕受崔者,为《天元入药镜》,则会真本当即天元本。设今本《天元入药镜》为后人因吕公诗而伪托之作,然其真本必同于会真本无疑。故知天元本为西山一系之典要。
5、关于储本《入药镜》。
席上腐谈卷下云:
入药镜乃白鹤山崔带范所作。吕洞宾诗云:因看崔公入药镜,令人心地转分明。夏云峰、储华谷萧了真皆有注。予观其书云:天应星,地应潮。不过谓上下往来尔。若泥其说,则斗杓每月移一辰,月月不同。海潮每日两至,日日相似。二者安得俱应耶?又谓所谓穷戊己,或谬为穷戊癸者,遂以癸为天癸。亦犹悟真篇才见芽生须急采,或以芽生为癸生。是皆学三峰之术者妄乱改之,以证其邪说云尔。储华谷戊癸化火之说,李玉溪坤癸之论,盖欲反邪归正而强为之辞耳。
考夏云峰有入药镜笺,然非三言体本,其说见前,俞氏未辨,或未亲见夏注。即储注《药镜》,全阳子恐亦未获见。俞氏提及“储华谷戊癸化火之说,李玉溪坤癸之论”,虽似与俞氏所言“戊己谬为戊癸”之事有关,然查俞氏之文意,储、李之论说,皆为二人释解《悟真篇》之文,三言体本《入药镜》当无涉。储本既失考,储氏所注参同,李氏所存指南,无一言及乎药镜,亦不见戊癸、坤癸之说。
6、关于三言本。
就所见,未有先于萧了真而及三言体本《入药镜》者。故三言体本实诸本中出世最晚者,为紫清系丹经之一部。究其所言“差毫发,不成丹”之言,系取悟真诗意。又丹经以先天气、后天气对称,皆出紫清后,盖晦庵影响所及也。意此本或即为紫清、鹤林之作,单传与紫虚也。
紫清一系,综西山、悟真而自创成,则三言体本与天元本多有关涉,当非妄测。
宋末《入药镜》诸本皆失传,故俞琰唯见此本,且此本恐亦因琰而得传也。林屋山人席上腐谈之言,似有垢于此三言体本《入药镜》者,然其《周易参同契发挥》,多有称引,则知此本确有至理,其得续传,实非侥幸。以其有至理,亦可推知夏宗禹所云七种《入药镜》,必不及此本,如其不然,则云峰之笺,亦当为此本而作矣。又陈上阳、《悟真篇三注》之陆子野,俱称引三言体本,然皆全阳以后事。
7、关于崔公其人。
《道枢》卷十三《指玄篇》云:
纯阳子曰:吾得子崔子[名希范]之言,而后知龙阳也,出乎离,虎阴也,生乎坎,二者会而为道本焉。
[]中文字为至游子小字注。
《修真十书》卷二十一《天元入药镜》题“崔真人希范述”,末署“至一真人崔希范述”。
四库本《席上腐谈》卷下云:
入药镜乃白鹤山崔带范所作。
《直斋书录解题》卷十二云:
远山崔公《入药镜》三卷。
合上可知,崔公名希范,而至一其号也。《席上腐谈》“带范”当为误刻,民国本更误为“崖范”。白鹤山、远山,当为崔公修炼之地或里籍。又《黄帝阴符经集解》解经十人中,有“至一真人崔明公”,则明公或为崔希范之字。
五、总结。
考《入药镜》有言内丹者,有言炉火者。外事不论,以内丹而言,约有三脉:
一为入药镜上本,属早期丹经,南宋前俱有称引。
一为天元本,为西山丹经,然今本《天元入药镜》已非正本。
一为三言体本,因天元本而成,为紫清系秘典。
宋亡,《入药镜》诸本皆失其传,唯三言本因萧了真、俞琰而广其传,终致为通行之本,而他本遂甄。
六、附诸家对《入药镜》推崇之词略举。
1、吕纯阳诗云:因看崔公入药镜,令人心地转分明。又言:吾知修行有据,性命无差,道成其中矣。
2、夏宗禹言此书:言简理当,如《太上》之秘奥,《春秋》之正经,微显阐幽,探赜索隐,靡有余义,真金丹之枢辖也。
3、混然子言此书:言简而意尽,贯穿诸丹经之骨髓。
附识:道藏《悟真篇注释》绝句“投胎夺舍及移居”之翁葆光注文引崔公云:灵光归去入幽寂,死作阴冥善爽鬼。未知是否出《入药镜》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我们|邀请码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道门网

GMT+8, 2024-2-25 01:09 , Processed in 0.022028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